天使日记丨我们要撤走了 但心还留在这里

来源:央视网 时间:2020-03-17 21:19:47

 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天气晴

  我是湖南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,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儿科副主任文川。

  今天(16日)下午接到通知:我们湘雅二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42名成员明天(17日)撤回长沙。晚上,我和两位同事相约出去走一走。来武汉43天了,一直是驻地和医院“两点一线”的生活,到这个时候,才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变化:从一开始萧条冷清的冬天,到了人气复苏的春天;路边的树枝从光秃秃,到发芽、开花;天气暖和起来,我们脱掉了厚重的冬装、防护服,身上前所未有的轻松;心里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、忐忑。

  △文川(中)和同事在方舱医院

  我们走过长江大桥,途经黄鹤楼。湖南和湖北一衣带水,但从来没有像这些天这样分隔,而我又从来没有像这些天这样贴近武汉,与它的命运息息相关。

  说实话,这些天也好几次想象过回家途中的景象:高铁车窗外的春色,家人的盼望等待。但在此时,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过去40多天里的一张张面孔:同事的沉稳担当、温柔细致,方舱里患者老兵标准的军礼、为我们画下的素描……

  我和同事边走边聊,在总结这些天的工作,也在展望回家后的生活。明天我们远远地看一眼家人,就要集中隔离。我们要撤走了,但心还留在这里,也祝愿还留在湖北的各地同事们一切顺利。

  △文川收到的纪念证书

  2020年3月16日 湖北随州 天气阴

  我是江西省第八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,来自赣州市人民医院的护士梁洁娴。今天(16日)是我来到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第27天。

  今天,我和战友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,因为昨天,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最后7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,我们就像是高考结束之后的心情,感觉身上的担子一下轻松了很多。我在朋友圈写下:“不经历凛冽的寒风,不会有梅花的怒放;不经历素裹的寒霜,不会有翠竹的坚韧;不经历厚重的白雪,不会有青松的挺直;不经历寒冷的冬天,不会有明媚的春天。”

  家人们,出院回家后要保重自己,希望你们健健康康,我们就不说再见啦!

  △喻晶晶

 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天气晴

  我是江苏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、南京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张国新,现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工作。今天是我到武汉支援的第36天。

  我长期特护的戴老先生,是一位年过65岁的危重新冠肺炎患者,经过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、俯卧位通气、有创压力监测、精细容量管理等治疗,戴老血压稳定了、呼吸改善了、指标也正常了……

  拿掉气管插管、停用呼吸机以后,戴老迫不及待地打开了7天未碰触的手机,76条新信息映入眼帘,那一刻,一旁的我体会到他的家人是怎样的焦灼与挣扎啊!

  为了缓解与家人隔绝的心理影响,我们医疗队成立了针对危重新冠患者的康复亚专科,用施乾坤主任的个人手机,每天一次让戴老先生和家人视频连线报平安,解开心结。

  我们还经常帮助他做呼吸恢复训练。“深吸一口气,屏气,然后缓慢地像吹口哨一样呼气!”他认真完成每一个动作,到后来可以只靠鼻塞吸氧,还唱了一曲《洪湖水浪打浪》,中气十足的样子让我们特护吕红老师都跟着打起了拍子。

  前两天做了系统做了全身评估,我们拉戴老起床,床上坐坐、床边坐坐、下床在椅子上坐坐,评估没有感觉不适,我们逐渐扶他站立、步子迈开,从瘫软到坚实,终于他可以在我们辅助下走到了窗边。

  窗外,是久违的春天。

  △张国新扶老人走到窗边

 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晴

  我是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援湖北医疗队队员、肝胆外科护士唐杨洋。今天是我来武汉支援中心医院的第28天。

  每天清晨,当天空微微亮时,我们“缉毒二人组”就开始一天的消毒工作了,从驻地门口到大厅、到电梯、到过道,每个角落都不放过。因为我们多一分细致,队友们的健康就多一分保障。

  今天工作还没有完成时候,跟我搭班的队友就接到工作调动通知,安排她明天进入临床工作了,今天是她消毒工作的最后一天。

  知道这个消息,我和她都很高兴,因为作为临床医务人员,她终于有机会参与到一线的工作中,很羡慕她,也再次给我自己鼓劲——所有的岗位,都是战“疫”的一部分!

  △唐杨洋

 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天气晴

  我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心脏外科ICU护士赵雪文,今天是我支援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第51天。

  在我负责的C栋12楼东疗区,最“出名”的要数8床的一位74岁的大爷。他已经住院40多天了,虽然有脑血栓后遗症,右侧肢体活动不灵,但他总是会用能动的左手“坚持不懈”地按响呼叫器。我们一个班四个小时,被“呼”二三十次是常有的事:水凉了要换热水,水热了要兑凉水,床低了要摇起来,床高了要放下去;有时候问现在几点了,疫情情况怎么样;有时候也没什么特别的事,就向我们摆摆手,表示自己按错了。

  我想,他按铃应该是希望我们关注他。所以每次我上班的时候,都主动和他打招呼。只要他按铃,我就奔到他床前,帮他喂饭、擦脸、刮胡子、协助他大小便,听不懂他说话就靠比画、靠猜。慢慢的,他一看到我去就安静下来了。我能感觉到,他越来越信任我了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大爷的各项指标逐渐好转,能自己吃饭、洗脸、上厕所了。只用鼻导管吸氧,血氧饱和度也能达到98%以上了。我上班的时候,他又按了铃,一见到我就拉着我的手,说:“现在是和平年代,但你们也是战士,有你们,我们就有希望了!”我告诉他:“那您可就是我的战友了。”大爷以前当过兵,听到我这么说,他也乐了。虽然隔着三层的手套,但我仍然能感受到大爷手心里的温度。

  △赵雪文

责任编辑:李真
相关内容